店大莫欺人——谈论锤子约架zealer事件


作者:littlewhite

锤子约架zealer事件高潮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不管是自媒体还是传统媒体也都发表了各种轮调,最后我们发现其实约架的两人都没赢,真正赢的是媒体,因为这两人给他们制造了足够多的话题讨论点,以至于我这个普通用户也想借此机会发表一下自己的一些看法,而选择这个时候写文章,一来是我不喜欢凑热闹,二来是我觉得高潮之后的宁静会带给人更冷静的思考。

锤子发布的时候我没有看直播,只是后来听说可以当一场不错的相声来看,于是才一口气看完了两个多小时的发布会。其实我以前没听过罗永浩这个人,第一次在网上看到他还是韩寒方舟子吵架那一次,老罗好像亲自跑到方舟子上班的地方找他理论,并找人拍成视频发到网上,那时我第一反应是觉得竟然有这么好事的哥们,因为那时我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路人,直到最近才联想到那个就是大名鼎鼎的老罗。

看完锤子发布后我是支持他的,互联网老是被那几个巨头垄断,每天新闻都是BAT收购哪儿哪儿公司,看着也让人觉得腻,这时出来一个搅局者就好比一部沉闷的电影在邋遢的叙事中突然插入一个精彩的段子,让人一下子抖擞了精神。老罗是一个很会传销的人,他甚至将情怀这个词绑架在手机上并大肆宣传,这让那些自认为拥有情怀的少数分子一下觉得终于找到了党组织,不跟着吆喝几句都不好意思标榜自己曾经不可一世的情怀。对于一个从强者林立的手机圈异军突起的“小公司”,这样的宣传无疑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一时吸引了无数互联网用户的关注,风光无两。但渐渐地听多了情怀二字,我反而觉得有点怪异,就好比古时候给贞节女立的牌坊一样,锤子现在给我的感觉是贞节还没见到,牌坊却先立了。但是不管是贞节还是情怀,被大肆宣传后反而会因过度曝光而失去本有的色彩,有些东西本来就该静静的躺在那里,让别人去发现和欣赏。

对于王自如,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约架事件,恐怕他的名声还只停留在数码爱好者的小众圈子里。可能大家不知道的是在锤子开完发布会后,王自如也在北京开了个zealer2.0的发布会,据说观众有1800多人,但和锤子发布会的5000大众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zealer的发布会我后来也看了,其实测评工具的发布会是相对无趣的,他也不能像老罗一样在台上将所有手机挨个儿黑个遍以满足广大网民吐槽的心理,如果不是一直以来都看zealer视频,我想没有人会愿意去看他们的发布会。这次约架之后,我发现身边平时不怎么关注锤子和zealer的人都在谈论这件事,它就好像互联网圈子里的一个流行指标,你不谈它就会out,广大网民知道锤子的人不在少数,但知道zealer并看过他们视频的估计不及前者十分之一,所以在谈论这件事时大多数人只能说说zealer不该拿手机厂商的投资,zealer好像在黑锤子等等不用多思考就能品头论足的事情,而这几个点恰好也是老罗对zealer展开猛烈攻击的突破点,可见老罗布道功力的深厚。但是在这几点尤其是拿手机厂商投资这件事上,zealer确实是有口难辩,所谓拿人手短,在利益和投资厂商的双重制约下,还标榜客观独立第三方,连小白用户都不信,更何况是老罗呢。

在谈论这个事情时先要抛开所有“粉丝”因素,不管是老罗的情怀粉还是zealer的视频粉,在忠实支持者的眼里他们各自都是无可侵犯的,因为对他们的侵犯代表着对支持者的侵犯,就好比当年的超女,社会大众越是批评他们,那些支持者反而越是疯狂,zealer和超女在某方面是有共性的,他们都来自草根,他们都和支持者一起成长,而不像老罗在创办锤子时已是名满天下,即便老罗在发布会一再强调“作为一个小公司”,但是在zealer面前他是十足的“大公司”,倒不是因为它真的大,而是zealer实在太小了。社会往往同情弱者,所以在王自如被老罗批斗的体无完肤之后,支持zealer的路人多数是因为对王自如的同情和对老罗的憎恨,在台上一个咄咄逼人不懂礼节甚至对人进行人身攻击,一个低调谦卑处处退让面对人身攻击也只能忍气吞声,在这一点上公众自有判断。而支持老罗的无非就是说zealer拿人钱财肯定会替人消灾,还标榜公平客观不厚道。在辩论中我们看到王自如有口难辩,在拿手机厂商投资上理亏词穷,而老罗则是在猛烈的批斗下也不惜通过承认苹果三星是这个行业最厉害的厂商而狠狠扇了自己“东半球最好用的手机”称号几巴掌。最后老罗带着胜利之姿耀武扬威的继续修造它情怀的牌坊,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而王自如则更加坚定信念去迎接艰难而未知的旅程,脸上又多了几颗痘痘。

不管怎样,zealer的视频我会继续看,因为他是免费并且带有娱乐和科普性的,老罗的锤子我不会去买,因为他的情怀已经变质。抛开辩论时老罗撒下的烟雾弹,只针对于zealer测评锤子这件事上,我挺zealer。最后,我默默的在小米官网拍下了米4的订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